您的位置:順豐集運 >> 電子競技

HLTV 2020年度CSGO最佳選手TOP第17名:KRIMZ

2021-01-05 14:50:07文章來源:遊久論壇

{{userName}}lv{{userLevel}}

評論

評論

收藏

收藏
關注遊久電競
關注遊久網

  Freddy "⁠KRIMZ⁠" Johansson憑藉着他今年在大型賽事中的高水準發揮榮獲2020年度CSGO最佳選手TOP第17名,這是其第五次入圍年度TOP20選手榜單。

  KRIMZ是最早一批進入CS:GO職業圈的選手之一,他最早加入了當時LGB戰隊並且於2013年完成了自己的國際亮相,不過早在之前他就和Dennis "⁠dennis⁠" Edman一樣在CS1.6賽場小有名氣。當時這支戰隊作為僅次於NiP和Fnatic之後的瑞典第三隊伍,迅速崛起的他們闖入了首屆Major級賽事DH冬季賽2013,並且KRIMZ自此之後連續12次進入了Major正賽階段。

  當時他和隊友Olof“⁠olofmeister⁠” Kajbjer成為了瑞典最炙手可熱的兩位新人,並且兩人於Major的七個月之後便加入了Fnatic,從此在Markus "⁠pronax⁠" Wallsten的帶領下開始建立Fnatic王朝。他在2014年首次進入年度選手TOP20榜單,並且一舉拿下了第九的排名,他優秀的個人表現幫助瑞典戰隊成為世界最好的隊伍之一。

  然而眼看這支當時勢不可擋的橙黑軍團要再添一個Major冠軍時,意外發生了。DH冬季賽2014的四分之一決賽中,由於Fnatic在與LDLC的決勝圖Overpass上使用了“臭名昭著”的上帝位架點,遭到社區口誅筆伐他們最後選擇了在那場比賽中棄權。不過這些小夥子們並沒有因此停滯不前,之後他們連續拿下了ESL One卡托維茲2015和ESL One科隆2015兩次Major級賽事,他們也成為了CS:GO歷史上第一支完成Major連冠的隊伍。

  “當時給我的感覺就是無論場上戰況如何,我都相信我們是最棒的隊伍。即使上半場打出了2-13的比分,我們依舊能夠翻盤!而當時火熱的狀態讓我們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Major連冠的隊伍。”

  隨着時間流逝,後來隊伍與pronax分道揚鑣,而KRIMZ得以與之前的隊友dennis再度重聚,之後他們又連續贏下了六個賽事冠軍。不過此時再度突生變故,隊伍核心選手olofmeister⁠因為手傷暫時離隊,當時距離下一屆Major賽事MGL哥倫布僅有幾個月的時間,這也對隊伍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之後幾個月Fnatic和GODSENT出現了多次的人員互換,包括KRIMZ在內的Jespe“JW”Wecksell和Robin“⁠flusha⁠”Rönnquist都曾轉會,但結果就是雙方沒有碰撞出什麼化學反應,這一事件最終以三人的迴歸而告終。

  自此之後2017年到2019年間Fnatic圍繞JW和KRIMZ兩人組建了多套陣容,但隊伍的成績始終起起伏伏,好在當時KRIMZ的個人能力仍在,他在2018年(9)和2019年(17)仍舊入圍了當年TOP20選手榜單。

  隨着2019年底flusha的迴歸和新進指揮Maikil“⁠Golden⁠”Selim的加入,2020年Fnatic旨在打造一個瑞典頂尖隊伍。他們在新陣容後的四場比賽中三場打入了決賽,不過由於他們併為參加BLAST系列賽,所以要等到2月下旬才參與了他們本年度的第一個大型賽事——IEM卡托維茲。

KRIMZ 2020年數據總覽

KRIMZ 2020年數據總覽

  在此次賽事中瑞典槍手繼承了上一年年底的火熱手感,在小組賽階段Fnatic是唯一擊敗了賽事冠軍NaVi的隊伍,並且KRIMZ在地圖Dust2拿到了31-10(2.16 Rating)的高光數據,這也幫助他贏得今年的第一個賽事EVP。他們在四分之一決賽擊敗了100T,但半決賽中落敗給了當時的亞軍G2。

  時間來到線上賽事階段,Fnatic最初好像並沒有受到太多影響,他們以小組賽不敗戰績,一路高歌猛進贏得了EPL第十一賽季歐洲區的冠軍,這也是他們2020年唯一的冠軍。不過KRIMZ最終不敵隊友Ludvig "⁠Brollan⁠" Brolin,沒能贏得當次賽事的MVP,但他1.31的賽事Rating也為他贏得了一個賽事EVP。

  “老實説我不太記得今年的第一個賽事了,我只記得它讓我有了一個良好的心態,之後就把它漸漸忘卻了。”

  然而之後的賽事Fnatic打的並不理想,他們在ESL One 里約之路的小組賽階段接連敗給ENCE和Dignitas,KRIMZ的表現也較年初兩個月相差甚遠,在21張地圖上僅拿到了0.99的Rating。

  “我們當時的心態並不好,就我個人而言,線上賽的表現遠不及他人。我並非指責這個賽制,只是我沒法早早適應這種環境。”“2020年適應這種環境很艱難,這對我來説真是糟糕的一年,耗費了我太多的精力。”

  之後六月份的DH春季大師賽上Fnatic並沒有看到多少起色,小組賽階段三戰一勝,雖然淘汰賽階段首輪擊敗了CoL,但緊接着就被MAD Lions淘汰出局。緊接着的BLAST Premier Spring Showdown同樣如此,這也是KRIMZ今年第二次數據飄紅的賽事。

  Major積分賽第一階段以巔峯聯賽第六賽季為收尾,在這一賽事中Fnatic再度拿到了不温不火的第六名。雖然此次賽事中KRIMZ的整體表現依舊一般,但在關鍵場次仍舊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包括小組賽階段對陣G2的比賽、以及淘汰賽首輪面對NiP的比賽。

  時間轉眼來到今年8月,長達一個多月的休賽導致隊伍整體顯得很鬆散,即使Brollan和KRIMZ的發揮苦苦支撐,但接連輸給Astralis和Heroic後他們還是早早出局。緊接着的EPL第十二賽季歐洲區的比賽中Fnatic也是小組賽出局。

  “那是相當艱難的幾個月時光,雖然從結果上來看並不理想,但仍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十月初Fnatic在IEM紐約站歐洲區的比賽中終於有了起色,他們在有Vitality,G2和Complexity的死亡之組中殺了出來,雖然半決賽不敵OG,但KRIMZ的個人數據依舊不錯,他是本次賽事中隊內數據最好的選手(1.13),不過最終還是和他的第三個賽事EVP失之交臂。

  之後的DH秋季賽和IEM北京站的比賽中Fnatic的表現依舊差強人意,甚至在後者的小組賽階段中直接兩敗出局。但至少KRIMZ在面對Complexity的1v4殘局仍舊值得品味。

  由於無緣BLAST決賽,閃點聯賽第二賽季成為了Fnatic在2020年的最後一個賽事,隊伍在賽事中贏得了第三名的成績,而KRIMZ穩定的發揮再為他獲得了一個EVP——他在本次賽事中連續15張地圖的Rating都超過1.00。

  文章的最後KRIMZ談及了對新一年的寄望,以及表達了對今年仍能進入TOP20榜單的驚訝。

  “我很驚訝我今年還能上榜,但是我確實再次做到了(笑)。”

  “我希望明年所有賽事能夠迴歸線下,所有選手迴歸競技環境當中。”

  為什麼KRIMZ是2020年度第十七名?

  這位在2019年就是年度第十七名的選手在2020年同樣保持了自己的狀態,包括0.70的局均擊殺、0.64的局均死亡、71.9的KAST和77.3的局均傷害,並且這些數據都源自於今年的一線賽事。

  儘管KRIMZ在某些方面並沒有那麼出色,但他再次展示了各方面的賽場能力。如果你只看今年的“精英賽事”,那麼KRIMZ的Rating從1.08來到了1.12,這是賽事中世界第十的數據。而KRIMZ同樣是今年最穩定的殘局選手之一,他今年贏下了63個一對多殘局(世界第14),除此以外22.9的助攻傷害也同樣是世界第七(造成傷害但並非擊殺)。

  KRIMZ在年初的表現相當優異,接連獲得IEM卡托維茲和EPL第十一賽季兩個EVP,並且他在EPL第十一賽季的年度最高光的表現險些為他贏下一個賽事MVP,僅僅這兩次賽事的表現就足以超過排在他之後的選手。再加上他今年的穩定表現(十一個賽事中有九個的個人Rating都超過1.00),以及DH春季公開賽、IEM紐約站以及閃點聯賽第二賽季上頻出的高光表現,幫助他獲得了TOP17的位置。

  明日之星

  之前KRIMZ在明日之星中提名到了他如今的隊友Brollan和芬蘭小將Elias "⁠Jamppi⁠" Olkkonen,而這次他提及了這位曾經出現在HLTV官方節目的小將Peppe "⁠Peppzor⁠" Borak。

  Peppe "⁠Peppzor⁠" Borak

  “我這次選Peppzor,他是一個非常有天賦的選手,會在未來的職業賽場上發光發熱。我覺得他會成為下一個Brollan,甚至比其做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