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順豐集運 >> 電子競技

HLTV 2020年度CSGO最佳選手TOP第15名:Brollan

2021-01-07 11:18:19文章來源:遊久論壇

{{userName}}lv{{userLevel}}

評論

評論

收藏

收藏
關注遊久電競
關注遊久網

  Ludvig "⁠Brollan⁠" Brolin憑藉着他今年大型賽事淘汰賽階段的出色發揮,以及在面對世界頂尖強隊時的良好表現,榮獲2020年度CSGO最佳選手TOP第15名。

  Brollan在其兒時就開始接觸CS這款遊戲,四歲的時候就和家人在一些有趣的服務器上一同遊戲。較早的接觸這款遊戲為他打下了不錯的經驗基礎,Brollan將他1.6的個人能力帶到了CS:GO賽場上,2017年當時年僅15歲的他參與了瑞典國內的Yoggi Yala杯預選賽,這是HLTV首個記錄的他所參加的賽事,自此這位才華橫溢的年輕人就成了瑞典乃至歐洲次級聯賽中的常客。

  自2017年4月的首次亮相,他那年一共打了117張記錄在案的比賽地圖,幾乎每隔一週的時間你就能在一個新的瑞典隊伍裏看到這個年輕人的身影。以Gatekeepers、AWTR和passions為例,他幾乎和當時瑞典所有的新生代選手都打過交道,包括如今NiP核心三人組的Hampus "⁠hampus⁠" Poser、Tim "⁠nawwk⁠" Jonasson和Nicolas "⁠Plopski⁠" Gonzalez Zamora。

  參與CS真人秀節目GAMERZ幫助Brollan小有名氣,他也因此受邀獲得了歐洲區FPL-C的資格,節目過程中他也表示自己能夠追求職業夢想很大程度是因為家庭內的大力支持。他曾在訪談中聊到:“我的父親也是一位玩家,所以他很理解我當時的想法”。因此他對職業夢的追求完全擺脱了傳統教育的束縛。

  在2017年底Brollan輾轉加入過Japaleno、Kindest Regards和TzatzikiKlubben等隊伍,但接連的換隊並沒有影響到這位年輕人的飛速成長。當時在與世界前五十隊伍交手的37張地圖中,即使缺乏比賽經驗的Brollan仍拿到了1.13的個人Rating,他也逐漸成為人們眼裏關注的新星。

stavn站在Brollan身後

stavn站在Brollan身後

  在WESG 2017歐洲與獨聯體地區決賽上,Brollan以替補的身份暫時加入了當時的Fnatic戰隊。但緊跟Freddy "⁠KRIMZ⁠" Johansson以及這個Major三冠王戰隊的步伐絕非什麼易事,最終Fnatic以賽事第四的身份晉級總決賽,這位當時15歲的年輕槍手也以1.09的賽事Rating贏得了當時隊友的認可,不過當時真正相中他的是GODSENT戰隊,因為當時年底Andreas“⁠znajder⁠”Lindberg和Dennis“⁠dennis⁠” Edman表示即將離開隊伍。

  在2018年初Brollan和GODSENT正式簽下選手協議,但正式進入一線職業圈的工作並不輕鬆,他在前六個月參與了八項線下賽事——白俄羅斯、中國、塞爾維亞、法國、烏克蘭、英國、最後回到瑞典。儘管車馬殆煩的賽事成績並不理想,但當時GODSENT仍位居世界第十七名。緊接着的Qi邀請賽上他們成功奪冠成為了Brollan職業生涯中的一大步,他也就此撕下了“線上選手”的標籤。此後的SL i聯賽第五賽季上作為Brollan參與的首個大型賽事,他在13張比賽地圖上拿下了1.12的個人數據。

  之後GODSENT整隊轉會到Red Reserve,Brollan在此期間表現不佳,他接連在三個線下賽事中數據飄紅。然而此時Fnatic再度向這位小將拋出了橄欖枝,他也自此正式成為橙黑軍團的一員。隨隊參與的在IEM芝加哥站2018上,Brollan再度砍下1.11的個人數據,幫助隊伍贏得前四的名次,並且在年末再度贏下了迪拜舉辦的PLG Grand Slam。

  當時的瑞典隊伍存在一個嚴重的問題,無論是Fnatic還是NiP都一直嘗試老選手來回輪換所組建的陣容,而Brollan這位年輕小將的加入顯然打破了這一傳統。Fnatic在年初的IEM卡托維茲Major上的表現並不理想,在挑戰者組階段便以12-14名的成績出局,這也中斷了這支瑞典豪強年年進入Major正賽的記錄。此後Richard "⁠Xizt⁠" Landström以指揮加入讓隊伍似乎有所好轉,SL i聯賽第七賽季和IEM悉尼 2019上他們都殺入了最終決賽,每次離冠軍獎盃都只有一步之遙。但接踵而至的SL柏林Major預選上,Fnatic再度在Minor中出局,隊伍的再次變陣迫在眉睫。

  “我一直對之前陣容的各種臨場指揮心生質疑,但如今陣容中Golden的指揮就好了許多,加上flusha的想法很聰明,我也很相信他們説的話。這樣的陣容讓我打的十分舒服。”

  Robin "⁠flusha⁠" Rönnquist和Maikil "⁠Golden⁠" Selim的重返隊伍讓Fnatic迴歸頂尖隊伍之列,Brollan也向世人證明了自己保持着的良好狀態。新陣容的Fnatic將DH馬爾默大師賽2019的冠軍獎盃留在了本土,儘管他的隊友過去取得了種種輝煌戰績,但這次對於Brollan來説仍是最好的回憶。

  整體來説Brollan絕對不是2019年大型的匆匆過客,他整年的1.12個人數據為他贏得了不少EVP,Fnatic在年末的四次大型賽事中都取得了前四的成績,Brollan的三個賽事EVP功不可沒。他也在年底因此獲得了當年的年度選手TOP19,不負之前Olof "⁠olofmeister⁠" Kajbjer對他的明日之星提名。

Brollan 2020年數據總覽

Brollan 2020年數據總覽

  Fnatic在IEM卡托維茲 2020之前長達78天沒有比賽可打,這對於年輕的Brollan無疑產生了很大影響,他整個賽事僅拿到1.05的Rating。但在小組賽階段面對NaVi和Renegades時還是有所發揮,從而幫助隊伍取得了前四的成績。

  隨着疫情勢頭走高,CS賽事不得不以線上賽的形式繼續展開,Fnatic也不得不告別了他們更為熟悉的線下賽事模式。但誰也沒能想到他們在Brollan在首個線上賽事EPL第十一賽季上顯得如此能打!

  長達一個月的馬拉松賽事週期並沒有拖垮他們的熱情,Fnatic鏖戰34張比賽地圖後成功奪冠。Brollan也拿到了他生涯中的首個MVP獎章——1.14的Rating和1.23的表現值讓他一舉擊敗隊友KRIMZ以及Robin“⁠ropz⁠” Kool。尤其是在最終的BO5中,五張地圖有四張他的個人Rating都超過了1.30,Fnatic也因此一躍成為世界第一的隊伍,雖然這樣的排名僅持續了一週的時間,但還有一件事情深深影響到了Brollan。

  EPL第十一賽季成為了SG553的賽事絕唱,這把自2019下半年開始引起浪潮的突擊步槍,在經歷了長達數月的加強和削弱以及職業選手和玩家爭議後,終於遭到了史詩級削弱。而Brollan無疑是當時外界公認SG553最好的使用之一,在經此削弱後外界對於這位瑞典年輕步槍手的表現整體看衰。

  這裏有一個SG553相關的很有趣的數據,自2020年初到EPL第十一賽季決賽結束,這把帶鏡的突擊步槍使用率高達45.6%,無論是能夠直接購買的T陣營還是後續能拾撿到的CT陣營,都對這把強勢的槍械情有獨鍾。而經過此事Brollan決定重拾之前AK-47。

  “當Krieg(國外玩家對SG553的稱呼)被砍後,我開始對我之後的比賽表現有所擔憂,在Krieg的更新實裝之前我看了很多老的比賽Demo,它跟AK的槍口回彈和射速有很大不同,我甚至有點忘了AK該怎麼控槍掃射。我重拾AK打了許多的死鬥,當然我之後的遊戲風格也需要有所改變。”

在SG553被砍後Brollan還刻意懷念了下

在SG553被砍後Brollan還刻意懷念了下

  拋開Brollan與SG553的問題,Fnatic之後的表現開始愈發掙扎,疫情所導致的線上賽制顯然不會很快結束,之後BIG和Heroic等隊伍也在線上賽事階段迅速崛起,他們遠遠取代了Fnatic等一系列隊伍的世界地位。原定於巴西舉辦的Major賽事也被RMR系列賽所取代,Brollan沒法繼續他火熱的手感,以洗刷Fnatic在2019上的尷尬成績。

  儘管Brollan個人數據出色,但仍難掩隊伍在首階段RMR賽事上的糟糕成績,4月ESL One:里約之路隊伍僅獲得第十二名,作為隊伍中數據最好的選手,Brollan砍下了80.2的局均傷害和1.23的影響值,其中還不乏面對Vitality(1.19 Rating)和賽事冠軍Astralis(1.23 Rating)時的強勢表現。

  “我感覺在線下賽事中我的表現會更好,線下模式會讓我感到舒適感,從而有更多的自信心。線上賽完全不一樣,我打的也不多,但線下卻讓我有種到家了的感覺。”

  作為單獨賽事的DH春季大師賽上Brollan表現一般,儘管在淘汰賽階段他在與MAD Lions對戰時的表現更好。之後的巔峯聯賽第六賽季問題同樣存在,作為第二輪RMR賽事的收官之戰,他在勝者組四分之一決賽對陣瑞典同門NiP以及勝者組半決賽對陣BIG時都表現出色,但之後不敵丹麥年輕隊伍Heroic讓他們止步前六。並且本次賽事中他憑藉淘汰賽階段1.22(年度第二高)的數據在獲一枚EVP獎章。

  “我還記得和Heroic對陣的決勝圖,我們差一點就拿下比賽但還是輸了,當時挺失望的,因為明顯我們能夠做得更好。”

  休息過後Fnatic在ESL One科隆上並沒能重拾狀態,他們再度輸給了丹麥隊伍Heroic以及Astralis,Brollan的數據依舊穩定(全隊最好的1.09 Rating),在小組賽首輪面對Nicolai "⁠device⁠" Reedtz帶領的Astralis時他仍拿到了1.23的Rating。

  之後兩個中型賽事EPL第十二賽季和IEM紐約站上問題仍在繼續,前者Fnatic未能突圍小組賽,而後者Fnatic殺入了半決賽。這位18歲小將拿到了兩個1.05的賽事數據,雖然只有一半的地圖上他的Rating在1.0之上,但仍排在隊內第二。

  “我的團隊表現欠佳讓我略顯不適,但往往比賽打得多了就好起來了,除此之外隊友不在我的身旁,也讓我略顯不安。”

  接連六場賽事最好也只拿到四強的成績讓Fnatic名次直線下降,從4月初的世界第一掉到10月底的世界第十五。緊接着的DH秋季賽上,這個RMR第三階段唯一也是最後一個的賽事上,Fnatic迫切需要名次上的提升,只可惜這次又是丹麥人Astralis擋住了他們前進的步伐,即使Brollan拿到了今年最高的局均0.15首殺以及1.12的淘汰賽Rating。

  IEM北京站可以説是Brollan今年表現最糟糕的賽事,在接連輸給Complexity和MAD Lions後,Fnatic以小組墊底出局。Brollan拿到了低於平均數據的0.95 Rating,這也讓他今年首次錯失賽事EVP提名。並且在進攻方0.64的Rating為加入Fnatic以來最糟糕的數據。

  “我這一年最糟糕的時刻就是Krieg被砍的時候!(笑)不,説實話這一整年過的都有點爛,尤其最後三個月,我們一直在努力但仍沒能獲得回報。”

  閃點聯賽第二賽季成為他們2020年的收官之戰,作為Fnatic門面擔當的Brollan在各項數據都創下了紀錄:1.22 Rating、1.28影響值、1.20 進攻方Rating、82.7局均傷害、0.64局均死亡以及75.1的KAST表現值。在面對冠軍隊伍Virtus.pro時他雖然打出了1.38的個人Rating,但最終還是以第三名的成績結束了這次百萬美元賽事。

  “今年有兩個時刻最令我高興,一個是IEM卡托維茲,因為是線下賽事;還一個是贏下EPL的時候,雖然是線上賽有種説不上來的感覺,但就是感覺很好。”

  為什麼Brollan是2020年度第十五名?

  Brollan憑藉他在面對強隊時的出色表現以及每次淘汰賽階段的高光表現幫助他獲得了今年TOP15的成績。

  這位18歲的突破手數據一流,0.12的局均首殺率(世界第14)、18.6%局均多殺率(世界第九)以及1.18的影響值(世界第11)。並且他在殺傷數據方面同樣令人印象深刻,包括0.74的局均擊殺(世界第十)以及78.4的局均傷害(世界第十七)。

  “許多人將我視為明星選手,但很多支持都來自於我的隊友,幫助我保持最佳狀態。他們相信我想做的事情,在我需要幫助時,他們總在我左右。”

  瑞典步槍手的在每個賽事中都發揮穩定,除了IEM北京站歐洲區外其餘每一個賽事上他的綜合表現都高於1.05。相較於2019年TOP19的數據穩定性(74%的地圖Rating高於0.85),2020年更有所提高(85%的地圖Rating高於0.85)。

  雖然在2020年精英賽事上的表現和隊友KRIMZ平分秋色,但在關鍵性比賽上他還是略勝一籌,尤其是在和強隊交手時。在與世界前五隊伍交手的31張地圖上Rating高達1.14,在大型賽事淘汰賽階段的31張地圖上Rating同樣高達1.11。

  也正是一些與今年TOP14選手數據上的微弱差距,他才僅拿到超越HEN1以及隊友KRIMZ的年度最佳選手TOP15。

  明日之星

  在去年預測NiP的Plopski之後,今年Brollan又選擇了兩位鮮有人知的瑞典年輕選手,在他看來Peppe "⁠Peppzor⁠" Borak和Leo "⁠Svedjehed⁠" Svedjehed很有機會在之後登上國際賽事的舞台。

  Peppe "⁠Peppzor⁠" Borak

  Leo "⁠Svedjehed⁠" Svedjehed

  “有許多年輕人值得選擇,但我不得不提到Peppzor和Svedjehed。我對Svedjehed瞭解不是很多,但和他遊戲時感覺他很有天賦。”

  “Peppzor也挺好的,去年我和他一起玩了很久。我知道這傢伙能成大事並且很有決心。他們兩個都很有潛力,很可能成為許多隊伍的生力軍。”